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金朝元代明代清代近代当代

张抡古诗词大全(总数158,当前1/8页)

张抡简介,张抡小传

张抡,[约公元一一六二年前后在世]字才甫,自号莲社居士,开封(今属河南)人。里居及生卒年均不详,约宋高宗绍兴末前后在世。好填词,每应制进一词,宫中即付之丝竹。尝于乾道三年,(公元一一六七年)高宗莅聚景园,抡进柳梢青词;淳熙六年(公元一一七九)三月,高宗再莅聚景园,抡进壶中天慢词;九月,孝宗幸绛华宫,抡进临江仙词:均赐赉极渥。抡所著有《莲社词》一卷,存词100余首。《文献通考》及绍兴内府古器评二卷,《四库总目》并传于世。

 

踏莎行(山居十首)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朝锁烟霏,暮凝空翠。千峰迥立层霄外。阴晴变化百千般,丹青难写天然态。

人住山中,年华频改。山花落尽山长在。浮生一梦几多时,有谁得似青山耐。

 

西江月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雪似琼花铺地,月如宝鉴当空。光辉上下两相通。千古谁窥妙用。

若悟珠生蚌腹,方知非异非同。阴阳相感有无中。恍惚已萌真种。

 

画堂春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月娥来自广寒宫。步摇环佩丁东。戏鸾双舞驾天风。雪满云空。

一剪玉梅花小,九霞琼醴杯浓。凤箫千载莫匆匆。且醉壶中。

 

点绛唇·一瞬光阴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一瞬光阴,世人常被芳菲恼。玉壶频倒。惟恨春归早。何似逍遥,物外寻三岛。春长好。瑞芝瑶草。春又何曾老。

 

阮郎归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金乌玉兔最无情。驱驰不暂停。春光才去又朱明。年华只暗惊。

须省悟,莫劳神。朱颜不再新。灭除妄想养天真。管无寒暑侵。

 

西江月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雅士常多雅□,□□□□□怀。雪溪□□□舟来。兴尽何须见戴。

恰似□云出岫,岂拘宇内形骸。超然物外远尘埃。到此方为自在。

 

西江月 瑞香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剪就碧云闹叶,刻成紫玉芳心。浅春不怕峭寒侵。

暖彻薰笼瑞锦。

花里清芬独步,尊前胜韵难禁。飞香直到玉杯深。

消得厌厌痛饮。

 

临江仙·玉宇凉生清禁晓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玉宇凉生清禁晓,丹葩色照晴空。珊瑚敲碎小玲珑。人间无此种,来自广寒宫。雕玉阑干深院静,嫣然凝笑西风。曲屏须占一枝红。且图敧醉枕,香到梦魂中。

 

阮郎归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豪家大厦敞千楹。风摇玉柄轻。金盆弄水复敲冰。热从何处生。

低草舍,小茅亭。如何安此身。元来一念静无尘。萧然心自清。

 

西江月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密布同云万里,六飞玉糁琼铺。清歌妙舞拥红炉。犹恨寒侵尊俎。

谁念山林路险,独行跣足樵夫。莫惊苦乐□殊途。阳□皆由阴注。

 

诉衷情·闲中一卷圣贤书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闲中一卷圣贤书。耽玩意□□。潜心要游阃奥,须是下工夫。

今何异,古何殊。本同途。若明性理,一点灵台,万事都无。

 

蝶恋花·□□□□□□□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□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。□影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长不老。天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物表。广寒宫殿□□□。

 

醉落魄/一斛珠 咏秋十首 其一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流光转毂。乌飞兔走争相逐。火云方见奇峰簇。飒飒西风,惊堕井梧绿。

隙驹莫叹年华速。新凉且喜消炎酷。休将闲事萦心曲。

红滴真珠,初榨玉醅熟。

 

蝶恋花·不假□□□□□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不假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□□□□□□□。

 

西江月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仙道于人不□,□□□□□□。坎离□□□无穷。不信浮生若梦。

君看□□窨雪,寻常见睍消镕。能令新旧再相逢。此是如何作用。

 

踏莎行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堪笑山中,春来风景。一声啼鸟烟林静。山泉风暖奏笙簧,山花雨过开云锦。

短棹桃溪,瘦藤兰径。独来独往乘幽兴。韶光回首即成空,及时乐取逍遥性。

 

西江月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四序常如转毂,百年须待春风。江梅何事向严冬。早有清香浮动。

只为六阴极处,一阳已肇黄宫。阴阳迭用事何穷。此是乾坤妙用。

 

朝中措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鸣榔惊起鹭鸶飞。山远水瀰瀰。米贱茅柴酒美,霜清螃蟹螯肥。

人生所贵,逍遥快意,此外皆非。却笑东山太傅,几曾梦见蓑衣。

 

西江月 其九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独坐闲观瑞雪,方知造化无偏。不论林木与山川。

白玉一时装遍。

梁苑休寻赋客,山阴莫上溪船。三杯醉□意陶然。

梦后瑶台阆苑。

 

望仙门·玉京清漏起微凉 · 宋代 · 张抡

玉京清漏起微凉。好秋光。

金杯潋滟酌琼浆。会仙乡。

新曲调丝筦,新声更飐霓裳。

博山炉暖泛浓香。为寿百千长。

 
共158记录当前1/8页20/页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